郝蕾在《春潮》被狂虐...

在中国家庭里,有多少女儿被母亲以爱之名控制得无法呼吸,甚至被当成“敌人”来对待。

最近热映的《春潮》便再次把这个话题带到荧幕上,撕开无数曾经被自恋母亲造成的伤口。

“很长一段时间,我和妈妈的关系处于拔剑弩张的状态,家里但凡有点火星就会完全炸开。”

《春潮》把痛苦讲述出来,很多人都得到了疗愈,但如何走出一条自我救赎之路,却还在不断摸索。

本文将通过《母爱的羁绊》这本书来解读《春潮》,教你认清自恋母亲的表现和伤害,为你指明一条自我救赎之路。

艾伦·麦克法兰认为,在现代性过程中,家庭是“一个半亲属、半陌生人的结社”,在发展过程中逐渐成为政治权力的终极单位。

《春潮》中的纪明岚(金燕玲饰),在影片中不像一位外婆,一位妈妈,更像家庭中的政客,以“威权母亲”的角色掌控着家里的一切,是典型的自恋母亲形象。

在《母爱的羁绊》这本书中,对“自恋”的解释是来自于希腊神话中纳克索斯的故事,他英俊、傲慢、专注自我,对他人不感兴趣,只着迷于自己在水中的倒影,最终在注视自己的影子中憔悴而死。

《精神分析诊断与统计手册》这本书,将自恋描述为一种人格障碍。表现在《春潮》中的纪明岚身上,就是所有关注的一切都是自己,没有多余的空间容纳别人,甚至以各种理由贬低女儿,以此构建自己的权威。

比如,女儿郭建波(郝蕾饰)在厨房抽一根烟,纪明岚马上进来骂上一句:“你在干什么啊?这么多人没看到吗?还在这里抽烟!有毛病!”

在饭桌上,纪明岚和孙女互怼,战火会迅速蔓延到郭建波身上:“都是白眼狼。”

郭建波的记者身份也会被夹枪带棒地讽刺:“国家养你,还报道国家的不好,没良心!”

郭建波带着女儿出去玩两天,一回来就对着孙女扒女儿曾经想打胎的事情,说:“你妈想要杀你! ”不顾女儿的伤疤,也不顾孙女的痛楚,只为了让孙女更加依赖自己。

纪明岚控制着家里的一切,又完全忽视女儿的情感需求,把女儿当做自己的附属品,强加自己的意志,把“流氓”老公的背叛、娘家的索取以及养育的艰辛都归咎到女儿身上,编织了一个无形的“囚笼”,囚禁了女儿,也囚禁了自己。

在《母爱的羁绊》中列举出的9种自恋母亲的特质,比如:完全以自我为中心;很少会顾及到他人的感受;以自我牺牲的方式,博取别人的同情、赞赏;这些都在在纪明岚身上表现出来。

从书中的观点看,纪明岚的自恋特质,来自于内在的不安全感和脆弱的自我,她们总是试图让世界围绕着自己转,以证明自己的重要性;抓住一切可以掌控的事物,以慰藉心中的无价值感;想要用外在的物质索取、权力控制和情感剥削,来弥补内心的匮乏。

爱来自于母亲,令人悲哀的是,伤害也往往来自母亲。一个强势控制的母亲,甚至可以绑架女儿的一生。

身处“囚笼”的郭建波,一路都在顺从、投降。她无法满足母亲的期待,也无法打破母亲的控制,于是她选择了活成母亲咒骂的样子:

正如他自己在片尾独白:“你想要我会遭到什么样的报应?孤独、贫穷、孤儿寡母、疾病缠身,差不多都实现了。”

“你想让我找一个好男人,有家,过体面的生活,我不,我就要你看见我现在的样子!”

郭建波面对母亲的事事控制,她除了选择沉默和一两句无力的反驳,甚至连自己的女儿的抚养权都无力争取,只能用一些幼稚、恶作剧的方式来反抗:

偷偷打开水管让家里漏水、把烟灰弹在妈妈擀的饺子皮上、故意说怪话吓跑妈妈给安排的相亲对象……

郭建波最大的痛苦在于已经意识到了自己与母亲之间的畸形关系,又无力改变和抗争,只能以自我麻痹、自暴自弃的方式建立防御机制:

用香烟这样的成瘾物来麻痹痛苦,用只维持关系的男朋友来填补感情的匮乏;用手握仙人球的方式来冲淡精神的创伤,这样的消极处理方式,进一步强化了自身的无价值感,,使自己更加痛苦,于是自毁的方式更加激烈,进入一种强迫性重复之中,无法自拔。

“强迫性重复”是弗洛伊德在《超越快乐的原则》中提出的概念,指我们会不知不觉,在人际关系尤其是亲密关系中,不断重复童年时期印象深刻的创伤或者创伤发生的情景。

在《母爱的羁绊》这本书中,列举出了自恋母亲与女儿之间的10根毒刺,比如:想要得到关注,却永远无法取悦妈妈;自己的感受常常被忽略,经常被妈妈嫉妒;需求被压制;妈妈的情绪控制着家里的“阴晴”;没有界限;没有隐私等。

在这样环境成长起来的女儿,有一类会成长为高成就型女儿,在各方面都有不错的成就,却得不到快乐,因为不管外在的成就有多高,始终无法取悦母亲,甚至被母亲无限度索取、剥削,比如《安家》中的房似锦。

另一种是郭建波这样的自我破坏型,她们伤害自己,表面是报复母亲,其实是在呼唤母亲的关注:妈妈,看看我吧,爱爱一直被你伤害的我吧!但是在自恋母亲的世界里,根本不会在意一个渴求关注的孩子,于是女儿的自我破坏行为更加极端,最终成为母亲咒骂的样子。

尽管在电影的结尾用意象化的手法,给压抑已久的不良情绪的找到一个出口,却没有指出自我救赎之路该如何走。

电影可以意象化结束,生活仍需负重前行,在《母爱的羁绊》一书中,提供了一套操作简单的方法,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启示:

释放负面情绪长期压抑自己的情绪,需要得到释放。可以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或者培养一些兴趣,远足旅行,都可以消化多年积压的情绪,找到自己喜欢的方式。

文字的力量写日记作为一种记录情绪的方式,可以把自己的高兴、压抑、窒息的感觉都写下来;也可以尝试用向母亲写信的方式,诉说自己的伤痛,信不一定要寄出去,关键自己已经把伤痛吐露出来了。

自性化:是荣格提出的概念,指一个人最终成为他自己,是人格的完善与发展,接受和吸收了集体的共性,又实现了自己的独特性。

著名的家庭治疗师莫里·鲍恩提出,可以借助三个方面来判断自己在独立的道路上走了多远:

第一,家庭中的互动引发的情绪反应更少了;第二,在审视家庭互动的时候更加客观了;第三,对成长过程中视而不见的不协调的关心更加敏感了。

弄清楚母亲的感情投射投射,就是将自己无法接受的东西投射到外界,以减轻自己的内心冲突,比如一个低价值感的人总是想证明他人也没用,而女儿们无法觉知这是母亲的投射,只能将母亲嘴里的女儿,内化认为自己不够好。

觉察到这个投射的存在之后,我们回顾过往,就能理解母亲的言行举止,都是源于自己内心的无力和情感空虚。

处理母亲的嫉妒在电影中,有一幕是郭建波在饭桌上夸爸爸,这一下子激怒了纪明岚。

纪明岚嫉妒女儿与老公更亲近,咒骂一个死去已久的人来逃避一个事实——自己没有爱的能力,无法在与丈夫的关系中得到滋养。

面对母亲的嫉妒、指责,女儿往往会自我归因——“我是不是不够好”,“我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我怎么样才能让妈妈满意”。

我们必须一一梳理在成长过程中的伤痛事件,细数母亲的嫉妒行为和言语,把责任还给母亲,卸下不该背负的重担。

消化内化的负面观念尽管我们离开母亲独立生活,但母亲的投射无时不刻跟着我们,时不时出来批判、指责。

“内在母亲”可以理解为自己的母性本能,是相对于真实母亲产生的,这个内在母亲来自直觉的声音,想要照顾你、爱你、做你的依靠。在这个内在母亲眼里,你是聪明、勇敢、漂亮、正直的,在她面前,你被允许做自己。

你可以和内在母亲一起,回顾你的优点和个性,并记录下来;练习和她对话,让她安慰你,要像对待一个两岁小孩一样对待自己,尽量温柔、自爱;这样可以给自己充足的滋养,也能锻炼爱的能力,慢慢变得更强大、更自信。

本文通过《母爱的羁绊》解读了《春潮》中纪明岚的种种自恋表现以及郭建波在母亲的控制下一步步活成了母亲咒骂的样子,最后介绍了被自恋母亲控制之下的“女儿们”该如何自我救赎。

希望曾经或者正在被母亲伤害的你,能在本文中得到些许疗愈,也希望作已经或者即将成为母亲的你,能给予女儿爱的滋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